巨头百事不“可乐”:裁员换帅,四年重组大戏开幕了?

2019-03-01 浏览
百事悄然开启了耗时4年、耗资25亿美元的大重组。

1 “百事”未定

近日,媒体证实,百事正在以非公开的方式进行大裁员。有两位被裁退的员工向媒体透露,2月份开始,纽约总部和一些分公司的员工陆续收到裁员通知。

不过此次裁员具体会达到怎样的规模?官方至今没给过正面回应。

媒体只能从市场流传的信息中分析,估算出2019年的这项裁员计划,耗资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。

若如此,这将是继去年初百事裁员千人后,再一次大规模削减人力的行动。但从百事近一个月来在资本市场表现看,人们对百事此举并没有很惊讶。

此前不久,百事刚以一份重组计划,给市场打好了预防针:未来四年内,公司将通过业务重组,简化组织结构,优化生产和供应链业务,向“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”转型。

这项重组计划实施,将帮公司每年节约生产成本至少10亿美元,但同时会需要至少25亿美元的资金支持,其中17.5亿美元用于离职补偿金及其他雇员调整相关成本;4亿美元用于支持关闭工厂等行动。

所以此次大裁员,实在是预料之中的事。

而且按照规划,百事将越来越依赖新技术。其CFO在采访中回应,公司被削减的职位,大多将由智能机器人代替,“我们在不遗余力的实现自动化”。

换言之,未来四年内,规模型裁员对百事来说可能是常事,也是好事。

2 追赶市场的巨头

据媒体获悉的一份内部备忘录,此次的重组内容重心,是百事核心的饮料业务。

数据显示,百事核心业务苏打水部门(包含可乐)近两年销量表现不佳,拖累整体业绩及利润下滑。

2017年,百事可乐净利润48.57亿美元,同比下跌23.26%;2018年财报,有机收入保持稳定增长,但营业利润同比下跌2%。

前不久的季度报也显示,2019年第一季度,百事旗下茶和咖啡的销量上升,汽水销量持续下降。

市场的不理想,无疑是促成百事巨资转型的重要原因。

不过,百事不是个例。

行业报告显示,截止2018年,北美市场的可乐整体销量已经连续11年下滑;而中国市场也呈现疲软状态。

同为可乐巨头的可口可乐,在2012年-2017年五年间,业绩持续下滑。2017年,其净收入354.1亿美元,同比下滑15%;而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80%。

两家企业给出过多方影响因素,比如汇率变动、可口可乐经历特许经营权重组......

但行业分析却一针见血:造成两巨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市场变化,碳酸品类饮料不敌大健康型饮料,销量可能还会持续下滑。

人们逐渐远离碳酸饮料、以及更多不健康的饮品,这是不可否认的趋势。

消费观念的不断升级,消费者对于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。尤其是关乎日常生活的食品、酒水等消费中,这一趋势更为明显。

以中国国内市场为例,更多的人开始倾向更高端、更有健康的酒水饮品。而且不止日常饮料产品,一直被认为传统饮品的白酒,也是如此。

此前一份行业报告显示,2018年白酒行业已全面高端化,茅台、郎酒、五粮液等高端名酒品牌占据了主流市场,连奢藏白酒市场也迎来全新的千亿级市场。尤其被认为对人体健康比较有益的高端酱香酒,市场热度飙升,比如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,旗下顶级酱香白酒青花郎今年销售额实现翻倍,这也助力其重回百亿阵营。

大事不可逆转,作为可乐巨头的两家企业,都以实际行动默认,并加速追赶市场。

可口可乐逐渐加大推出“低糖”系列;此前因大裁员时,其也表示过,裁员后节省的成本,将大部分用于并购非碳酸饮料企业,尤其是定位健康饮料的企业。

百事除了“低糖”外,也在广撒网,培育果汁、功能饮料等品牌,并将健康品质概念延伸到薯片、燕麦等产品。

3 换帅前行

2019年初,百事新帅龙嘉德和任职CEO长达13年的卢英德刚刚完成交接。

时年55岁的新帅,在百事公司任职长达22年,担任过多个行政和领导职位,对市场的变化也极其敏感。

其接任时,就有报道称,他是继续推动百事转型的最优人选。

因为此前,卢英德开始推动百事业务转变时,龙嘉德就是坚定支持者;他个人也是健康化产品的粉丝,曾在欧洲市场主导推广了百事可乐的无糖版百事极度。

上任宣言时,龙嘉德提出两个目标,一是加速公司的整体增长,此外他重点押注“营养健康的产品”,立下目标,实现该类产品增长,到2025年超过其他产品组合。

而此前那份正式宣布重组转型的公告,也是百事换帅后,最重磅的消息。

华商韬略

手机移动版

免费注册